博士快乐指南

我要先承认,我读博不是为了中华崛起,不是为了拓展科学的边界,也不是为了探寻世界的真理。我读博,是因为我爸想让我读博。我当时没有很想读,但也没有很抗拒,于是在我爸的一番劝说(+强迫)之下,我就读了。

我以前不会这么坦然承认,也不会坦然承认我读土木工程就是因为我爸的本行也是土木工程,总觉得这样就等于承认了我是一个没有主见的无脑乖乖女。这些年博士读下来,我发现我那时确实是个没有主见的无脑乖乖女。虽然我爸当时将他的想法凌驾于我的想法之上,但好在他的想法中对我还是有些许期待,而且读博遇到了好老板两名,不仅让我收获了一些机智,还得到了很多快乐。(所以你看,绝对的民主也不一定会导向进步和幸福。这个我本来不太想读的博士读到现在,我已经可以在我爸焦虑的时候看清他的焦虑原因并对他进行心理疏导了,正所谓一人读博,全家轻松)

我读博读得如此快乐,百分之七十是因为我的老板很善良又很负责。老板真的太重要了。

经我总结,老板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基本生活、工作氛围、科研指导。基本生活就是不克扣工资、不侮辱人格、不随意开除学生或扬言开除学生。如果老板在这方面都有欠缺,那这个博士生涯就注定很艰难。工作氛围就比如开组会的严肃程度,老板和学生之间有没有除了科研之外的闲谈,老板经常暗示组内成员间的合作还是竞争关系,这些对于健康的工作环境都是很重要的。科研指导就是老板能不能付出时间和精力指导你的研究,愿不愿意给你更多的科研机会(会议报告等)。大佬老板经常分身乏术,无法及时对学生的科研进展进行反馈,但大佬老板也可能更懂行情,给出的反馈更宝贵,而且学生的自由度更高。所以科研指导这方面虽然重要,但不是很绝对。前两个方面能达标的老板,基本可以保证一个情绪稳定博士生涯的百分之六十,其余的快乐就得靠自己了。

(一个政治不正确的找老板建议就是尽量找本地人,因为本地人压力小,老板压力小学生压力就小。我知道的大部分克扣工资、随意开除学生、强制周末工作、对学生说话动辄“你让我很失望”的老板,都不是美国老板。当然,我也知道一些自己曾被压榨却能对学生保持一颗善良友爱之心的非美国老板,这种老板其实更加伟大。概率上来讲,在美国找美国老板更容易拥有快乐博士生活。)

如果说在国内的十二年应试教育给我留下了什么后遗症,那就是我很长一段时间不知该如何评价自己。曾经这种评价是很简单的,学生的天职就是学习,评价学习的唯一方法就是考试和分数,期末考试期中考试,月考测验,考得好就说明你学得好,反之亦然。这种单一评价体系在我心中留下深深烙印,以致我在读博初期,常常会陷入”老板到底满不满意我的工作进展”的不安,我那时心里想,要是他能每次组会都给我打个分就好了,好像只有那样我才可以确认自己的水平,确认自己的状况,才能安心。渐渐地,我发现老板的评价不是我能控制的,我有了科研进展,可能老板当天心情好就表扬了我,可能老板当天心情不好就没有表扬我,甚至老板开会时可能已经很累了,根本就没听进去我的汇报。我开始慢慢学着树立自己的评价标准,不再依赖于那些受太多因素影响的、复杂的、可能离本质很远的外界评价。不管是关于自己的科研内容,还是工作方式,甚至人生选择,都越来越少依赖别人的评价。这样做之后,我腾出很多心力来学习玩耍,也很少怀疑自己了,感觉是快乐读博中很重要的一步。(当然也是搞学术的重要一步,私以为要搞好学术就是要在别人都怀疑你的研究的时候对自己的研究拥有迷之自信,并说服别人,并让他们给你打钱)

我一直都比较爱玩,初中时候语文老师让大家在教室后黑板一人写一句名言警句,我写了“只学习不玩耍,聪明孩子也变傻”,想要活成一股清流,然后在老师的勒令之下改成了正经的名句(忘记是哪句了)。我现在觉得不玩耍倒也不至于变傻,但生活就比较苦,玩耍,就很快乐。

但传统文化里是不鼓励快乐的,乐极生悲,乐不思蜀,好像不是“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而是“人类一发笑,上帝就思考(你是不是觉得人间生活很容易啊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教教你怎么做人)”。快乐好像一只昂贵的水晶杯,它奢侈而罪恶,一不小心就会从财产变成损失。相反地,我们鼓励吃苦,苦好像是一种更牢固的生活基础,好像所有吃过的苦都可以储蓄起来,期待有一天在人生积分商场里兑换一些幸福美满的生活。

博士期间干了很多不务正业的事儿,旅游、郊游、海边晒太阳、阳台种番茄,看电视、看小说、去纽约看歌剧,学跳舞、学日语、搞社团。这些都让我收获了很多快乐,我也没有负罪感,因为我已经认清了自己的生活不可能只有科研这一件事。越忙的时候我的科研效率越高,如果真的没有别的事可做,我的工作效率反而会降低。

不知不觉又快两千字了…最后来分享一个超级重要的,就是沟通能力,这个不仅关乎博士的快乐,对科研本身也很重要。其实搞科研很像开公司,你需要发现一个别人没注意到的问题,再用自己的方法去解决它,或者对于一个别人已经发现的问题,给出更好的解决方法。读博就像跟老板合作创业,老板提供资金和大方向,学生负责具体问题的提出和解决。这个类比虽然不完全贴切(创业赚得多,读博风险小),但工作模式其实是很相似的,在这种工作模式中必然要存在大量的沟通。

本科毕业论文中期答辩的时候,组里一位学霸的presentation得到了老师的大力表扬,老师当时说他讲得都很在点子上,这个评语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后来读博期间,有次在会议上看到了老板的老板做的presentation,就觉得,哇,讲得好清楚啊,图示也很明了,我也想做出这样的presentation。我以前觉得理工科就应该是闷声搞研究的,不善言辞推公式才是更优等的,后来发现科研中还有这种可以发挥我强烈说话欲望的机会,非常欣喜,每次ppt都认真准备,偶尔还会加一点笑话段子网络梗图什么的。对,我就是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

说回沟通,presentation就是一种很重要的沟通形式,不管是正式的会议还是组内会议向老板汇报进展,能让老板在有限的时间精力范围内听懂你都做了哪些工作、用了什么方法、有了哪些进展、还有哪些问题、下一步有什么计划,老板才能给出合适的反馈。如果你的汇报含含糊糊,老板既不可能及时指出你的问题/错误,也无从给出下一步的建议。论文也是非常重要的沟通方式,写作对于科研工作的重要性是我开始读博之后才意识到的。语法词汇的障碍只是一层,更重要的是写作的逻辑和结构(which 对于中英文写作都是通用的),所以并不是美国学生就一定写得比中国学生好,这也是我开始读博之后才意识到的。当然,语法词汇的障碍是要先跨过的。

博士虽然赚得很少,但时间很自由(老板好的话),碰到氛围好一点的学院,就真的挺快乐的。中午和同学们边吃饭边聊天一聊一小时,偶尔赌赌球、赌赌同学老婆的预产期什么的。而且不知道是人快到三十就是会变得聪明一点还是读博读得,感觉自己比以前聪明了。对于比较有好奇心,又对金钱回报没有高期望的同学,读博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需要指出的是,我在写这篇博士快乐指南的时候,其实还没有毕业。如果我如期毕业,说明我的快乐读博法是有一定可行性的。如果最后我延毕了,请立即销毁这篇指南,不要听信我的胡言乱语。祝大家春天快乐。